主页 > 健康 > 正文

                     为何唐代文人多任“刺史”?

更新时间:2021-08-23

  为何唐代文人多任“刺史”?

  日前,某教学在央视字画频道的节目中,声称颜真卿写错字,将“刺史”写作“刾史”,引起书法界普遍探讨,一片哗然。“安史之乱”濒临序幕时,颜真卿一度出任蒲州(今山西永济)刺史。也就是在蒲州任上,他写下了被后代誉为“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文稿》。

  翻看唐代大文学家们的履历表,你会发现,其中良多人都有过担任刺史的经历,好比张说、张九龄、岑参、高适、韦应物、韩愈、白居易、元稹、刘禹锡、柳宗元、杜牧等。不少文学家在后世以刺史代称,比如岑参世称“岑嘉州”,韦应物世称“韦姑苏”,柳宗元世称“柳柳州”。还有一些诗人的诗文集也以刺史命名,如岑参的《岑嘉州集》和韦应物的《韦刺史诗集》。

  刺史,全称“使持节某州军事某州刺史”,为唐代州级行政单位的最高主座。唐代的统治者十分器重刺史的选任,据《贞观政要》记录,唐太宗常常深夜睡不着觉,担忧各州的都督和刺史是否善待庶民。于是他将这些人的名字写在屏风上,坐着躺着都能看到,假如哪位都督或刺史有了功劳,就在这“小本本”上记下一笔。太宗深知“郡县者国之本,牧宰者政之先”这一情理,所以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我深居宫内,所见所闻极为有限,只能凭仗各州都督和刺史了!”

  唐代刺史人数是一个宏大的数字,有学者考据出全部唐代的刺史人数超过两万人。在一些影视剧中,大家可能看到好多少个人都是刺史,然而彼此之间会有显明的高低位之分。这是由于刺史的品级与州郡的位置相接洽,唐代的州分为府、辅、雄、望、紧、上、中、下八级,刺史的品级随之有高下之分,大多在从四品到正三品之间。

  除了初唐时期政权初定,刺史多是武人之外,唐代的刺史大多由经由科举轨制提拔的常识分子担任。最典范的例子是苏州。唐代苏州的经济、文明地位主要,有“吴郡,自古皆名人为守”“苏州刺史例能诗”之称。据《唐刺史考全编》的验证,担任过苏州刺史的官员至少有一百二十多人,其中包含韦应物、白居易、刘禹锡这样的大文豪。宋代时,苏州太守曾作《三贤堂记》留念他们:“三贤平时道义为先,分相好,诚相与也,而文章政绩,兼优并著,且俱为有意于民者。”

  刺史在唐前期跟中期地位较高,其职权范畴内的行政运动和当地文学环境严密相干。刺史能直接决议一州内的士子是否有资历加入科举考试,并且还参加州府考试的出题,地方士子在进京测验之前,刺史还要为他们举办乡喝酒之礼。一州的刺史往往成为当地文坛的领军人物,比方张九龄曾写信给广州刺史王方庆,得到他的鼎力赞美:“此子必能致远。”元稹少年时也曾在经济上得到当地刺史等官员的救济。白居易担任杭州刺史期间,因文采和政绩兼著,擅长发明人才,因此江南地区的士子争相奔赴杭州求取发解名额。

  对文人来说,担任地方刺史,一方面可以阔别朝堂上的纷争,另一方面,为州郡最高长官,也能够更好地介入到地方文化活动中,实现本人的政治抱负。因此,在唐前期和中期,出任刺史对文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抉择。高适早年仕途不顺,安史之乱后担任蜀州刺史,《旧唐书》说:“有唐以来,诗人之达者,唯适罢了。”杜牧因长期在朝中担任闲散官职,再加上牛李党争愈演愈烈,曾要求出任杭州刺史,未获同意。后来他又持续三次上书,恳求出任湖州刺史,终极如愿,感慨,“仕而至此,斯亦达矣。”韩愈在《赠崔复州序》中也说:“丈夫官至刺史亦荣矣!”

  唐朝中叶当前,刺史则大多成为朝廷被贬官员的归宿。大唐文坛有名的“铁三角”都有被贬刺史的阅历——韩愈原任刑部侍郎,因谏阻宪宗奉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屯田员外郎、判度支盐铁案刘禹锡,曾被贬为连州刺史;监察御史柳宗元,曾被贬为邵州刺史。

  晚唐时代藩镇割据增强,处所的各种权利都控制在节度使手中,导致州郡地位的降落,不少节度使甚至自行任命辖区内的刺史。刺史仅能治理一些行政事务,特殊是一些边远地域的刺史,地位更低,个别官员都不乐意去,因而调任这类刺史就带有处分的性质。愈甚者,如著名的“八司马”,担负刺史的助理,其地位之低,可想而知。

  文/本报记者 陈品 【编纂: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