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汽车 > 正文

                     银川打击非法营运显功效:“黑车”司机争着参

更新时间:2021-08-19

  打击非法营运,客运服务提质,疏堵联合下——

  “黑车”司机争着加入正规军

  “我感到,这真是我这辈子干得最好的一件事了。”8月11日早上7点,银川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金龙驱车前往平吉堡高速收费站,这天,是他们和阿拉善盟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支队的首次协作,专门针对银川至左旗这条客运线,开展打击非法营运的联合执法行为。就在当天,银川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和交警部门也参加举动,造成联合打击之势。

  一次联合执法,为何对金龙来说意思这般重大?这还得从2018年以前说起。

  黄金客运线的败落

  说到银川至左旗这条客运线,在2018年以前,曾是银川汽车西站的一条“黄金线”。光辉时代,光这一条客运线,就有15辆大巴车在营运。然而到了2018年,保持经营在银川至左旗这条客运线上的大巴车却只剩5辆。

  “跟着大家的出行方式开始改变,加上通信方法也越来越方便,到了2018年,全部客运行业的乘客数目涌现断崖式的降落,尤其是银川汽车西站受到的冲击更大。”银川汽车西站副站长蒋彦军告诉记者,当时因为经营艰苦,不少大巴车主抉择退出。

  “黑车”司机双耳失聪,乘客全然不知

  银川汽车西站曾组织职员暗中考察发明,在2018年以前,光占据在火车站邻近,跟大巴车抢客源的非法营运车辆就有400多辆。

  “这些黑车有组织,有固定客源,点对点服务,表面上服务更周到,乘客乘车也更便利灵活。但这仅限于‘名义’。”金龙告诉记者,非法营运车辆的异军崛起,让当时的合法营运车辆在运输市场中失守大半山河,经营者们士气低落,还有一个更加严格的问题摆在行业治理者们的面前。

  “平安是大问题,这些非法营运车辆保险不全,不经过行业培训,能够说自在涣散惯了,一旦呈现交通事故或者维权类事件,乘客权益得不到保障。”和非法营运车辆周旋多年,金龙碰到过各种各样的“黑车”司机。

  “我们在打击银川至左旗这条线上的‘黑车’时,就遇到过有司机双耳失聪,却还在开车,而车内乘客对此全然不知。还有一些行动不便的驾驶员,驾车危险极高,但乘客基本没法懂得这些情形。”金龙说。2018年以前,非法营运车辆的交通事变发生率简直年年攀升,有一年甚至高达七八起,而事故产生后乘客维权又成了问题。“这类车辆保险不齐全,而且保险公司也不会对非法营运车辆进行相关抵偿。乘客索赔成问题,权利没法保障。”金龙说。

  求冲破十多少名“黑车”司机成为正规军

  2018年以前,由于有源源一直的市场需求,相关部门打击非法营运多年,却收效甚微。现现在,银川至左旗一线的客源大幅下降,客运企业的士气也日益低下。如何转变局势?银川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支队屡次与各运输企业召开会议,鉴戒本地进步做法,追求打破之道。

  “一方面打击力度不能放松,我们在结合本地多部门重拳打击非法营运的同时,已经和乌海、阿拉善盟相干部门树立接洽,发展配合,对打击非法营运构成高压态势;另一方面还须要疏堵结合。”银川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支队副支队长魏金宏告诉记者,依据乘客的需要,他们帮助运输企业先后开明区内固原、石嘴山、灵武等定制专线外,还开通左旗、定边、西安等省际客运定制班线,通过班线定制化改革,乘客岂但可在两地汽车站内购票,还可通过“宁夏出行”大众号以及“96966”约车,即可享受“门到门”式接送服务,出行时间和地点更加灵巧以外,乘车环境也更加舒服。

  “当初银川汽车西站的定制班线就有19辆,乘车时光比拟机动,服务比以前周密,加上咱们又是正规军,服务和保险都有保障,所以客流一下子比以前多了。”蒋彦军告知记者。客流回暖,加之执法部分的鼎力度打击态势,以前盘踞在火车站站前广场四周的“黑车”司机们,不少开端申请参加正规军行列。

  金龙先容,目前已经有十几名“黑车”驾驶员,经由培训走上了定制班线的岗位,成为了及格、正当的客运车辆驾驶人员。“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也不必担忧和大巴车司机起抵触了,而且现在客源有保障,一个月挣8000元左右,比以前收入更稳固了。”银川至左旗定制专线驾驶员李先生说。

  记者 王辉 【编纂: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