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视觉 > 正文

                     美国为何不停“退群”“入群”?

更新时间:2021-08-29

  美国为何不停“退群”“入群”?(环球热门)

  对于国际组织或者国际条约,一个国家无论抉择加入仍是退出,都是一件需要三思而行、稳重决定的事件。但是,美国最近两届政府在“退群”和“入群”两种状态上左右横跳,令人大跌眼镜。

  作为二战后国际规则的主要制订者和国际秩序的主要建构者,美国是现存众多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的发起者、奠基者和参加者。那么,一贯以“山巅之城”“民主灯塔”傲然于世的美国,为何对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出尔反尔、生死与共呢?答案并不难寻。近多少年,在“美国优先”原则的驱使下,美国大行单边主义、掩护主义和极其利己主义等霸权行径,早已成为国际秩序的破坏者和世界和平的要挟者。其实,无论是“退群”还是“入群”,美国对于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的态度向来是“合则用,不合则弃”。

  朝令夕改——

  有违国际规则契约精神

  “朝令夕改”一词用来形容美国政府对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的态度,再适合不外。

  特朗普政府从上任第三天起,就开启猖狂“退群”模式:2017年1月23日,退出跨太平洋搭档关系协定(TPP);2017年6月1日,宣告退出《巴黎协定》;2017年12月2日,宣布退出《全球移民协议》;2018年5月8日,宣布退出《对于伊朗核方案的全面协议》(简称“伊核协议”);2018年6月19日,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8年10月3日,退出波及国际法院管辖问题的《维也纳外交关联公约关于强迫解决争端之任择议定书》;2018年10月12日,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8年10月17日,宣布退出万国邮政同盟,2019年10月15日又宣布废弃退出该组织;2019年8月2日,正式退出《中导条约》;2020年5月29日,宣布退出世卫组织;2020年11月22日,正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

  值得一提的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巴黎协定》都是美国奥巴马政府曾主导力推签署的多边协作协定。

  今年1月20日,美国现任政府一上台就高调发布重返《巴黎协定》和世卫组织。

  美国现任政府“入群”看似诚意满满。今年1月21日,拜登政府上台第二天,就派出首席医疗参谋安东尼·福奇带领美国代表团加入世卫组织履行委员会会议。据美联社报道,福奇当天通过视频表示,美国将恢复对世卫组织的资金和职员支撑,并规划参加“新冠肺炎疫苗实行打算(COVAX)”,为寰球有须要的人供给疫苗跟医治方式。此外,今年2月1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现,美国已于当天正式从新加入《巴黎协议》。当天,美国总统拜登在慕尼黑保险会议线上特殊会议中发言说,他将于4月22日“世界地球日”主持有关气象问题峰会,推进包含美国在内重要温室气体排放国采用更具雄心的举动。

  实在,美国现任政府“入群”用意并不简单。近日,世卫组织秘书处突然改口,提出针对中国的所谓第二阶段溯源筹划,这与美国的背地施压有着直接关系。在今年5月的世卫大会上,美国代表以所谓的“迷信与透明”为理由,向世卫组织施压,将目的直接对准中国,请求对中国进行病毒溯源二次调查。美国还将补交对世卫组织的欠费作为迫使其对中国进行二次考察的“改口费”。

  “当初,特朗普政府退出世卫组织,是为了转嫁抗疫不力的责任,为自己的政绩‘加分’。对拜登政府来说,美国重返世卫组织,并不是看到世卫组织对于全球抗疫施展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而是要重建美国在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并试图主导要害议题,把美国规则变成国际规则,把美国尺度变成世卫标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愿望通过重回世卫组织增强自己的影响力,试图在病毒溯源问题上通过绑架世卫组织打压中国。

  “近年来,美国政府频繁‘退群’和‘入群’,这在历史上并未几见。这种出尔反尔、任性自私的行动是美国不守信誉的表示。”东南大学文明传媒与国际策略研究院联席院长周锡生对本报表示,美国的所作所为不是一个世界大国应该有的样子,有违国际规矩的信用基本和契约精力。

  美国优先——

  按照自己利益需求行事

  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理由是不契合美制造业利益;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借口是阻碍美国经济的发展且全球气候变化为“伪命题”;退出联合国《全球移民协议》,由头是“美国的移民政策必需始终由且仅由美国人决定”;退出伊核协议,托词是“伊朗违反协议开展核实验”;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罪名”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无奈有效保护人权”;退出《巴黎协定》,起因是该协定给美国带来“刻薄财政和经济累赘”;退出《中导条约》,目的是不受约束地发展中短程导弹力气……美国一系列“退群”行为的借口无不是“不吻合美国利益”,裸露了赤裸裸的“美国优先”原则。

  2020年7月14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在《纽约时报》刊文称,假如美国政府认定国际组织无用且无效,那么将持续拒绝参加国际组织的工作。

  “变脸”、“毁约”、“一言分歧就退群”,美国对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率性而为的做派并非一时髦起,而是早有先例。

  1982年,美国为维护其海洋霸权力益,拒不签订曾力推的《联合国大陆法公约》,至今仍未加入该条约;1984年,美国不满其文化把持权逐渐被发展中国家减弱,正式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于2003年重新加入,又于2018年再次退出);1985年,美国因受到尼加拉瓜申述其武装干预侵略主权,宣布退出联合国国际法庭,拒不接收其强制执法权;1995年,美国声称因为“海内估算艰苦”,退出联合国产业发展组织并拒交拖欠会费;2001年,美国宣称因为实行环保任务不合乎美国国家利益,谢绝签署《京都议定书》至今;2001年,美国为强化其军事上风,正式退出美苏1972年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2002年,美国认为对美国军人、外交官和政治家不利,宣布退出《国际刑事法院规约》……

  “‘合则用,不合则弃’是美国看待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的立场。在国际事务上完整依照本人的好处需要行事,美国任性‘退群’和‘入群’,目标是保护其全球霸权,对世界其余国度极不公正。”周锡生剖析,美国“退群”“入群”主要有以下特色:一是奉行“美国优先”准则和单边利己主义;二是霸道野蛮,不与国际社会协商;三是搞忽然袭击,令国际社会猝不迭防;四是“退群”总是产生在国际局势危急的时刻,让许多国际问题更加庞杂化;五是总倒打一耙,将“退群”的义务推到别国和国际社会头上;六是党派奋斗剧烈,导致政策左右摇晃。

  巴西瓦加斯基金会国际法专家埃万德罗·卡瓦略指出,美国政府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就像一头桀骜不驯的野牛”,正在破坏世界秩序的稳定。

  “美国试图应用本身霸权绑架多边主义,用自己的‘家法帮规’取代国际规则,用一己私利取代人类共同利益,以拉小圈子冲击国际系统。”苏晓晖认为,这一系列倒行逆施的做法严峻破坏多边合作机制,背离未来人类发展的方向。

  贻害无穷——

  严峻破坏多边合作机制

  “作为世界独一超级大国,美国不停‘退群’‘入群’贻害无限:一是打乱了畸形的国际秩序;二是攻破了多边配合机制;三是破坏了全球管理机制;四是在国际上带了一个坏头。”周锡生以为,退降生卫组织对全球抗疫发生了恶劣的影响;退出伊核协定损坏了多边会谈结果,加剧了中东地域缓和局面,消耗了国际社会良多精神;退出巴黎协定影响了国际社会应答天气变暖的结合举动;退出美俄《中导公约》破坏了军控尽力,加剧了大国之间发展武备比赛的危险。

  “美国不断‘退群’‘入群’,对于多边主义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苏晓晖表示,一方面,美国“退群”对多边合作机制作成了直接冲击;另一方面,美国“入群”不是坚持真正的多边主义,而是试图以伪多边主义代替真正的多边主义。

  “美国要用多边主义约束别国,最好的措施是先用多边主义约束好自己。”联合国安理睬前轮值主席马凯硕曾在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网站采访时表示,从《巴黎协定》到《中导条约》等一系列国际条约,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权理事会到世卫组织等一系列国际组织,国际社会可以看看近年来哪个国家最常常破坏、放弃或追求退出多边协议。毫无疑难,美国这样的事情做得最多。

  对美国政府一言不合就“退群”的做法,《华盛顿邮报》征引专家的话劝美国政府,“即便在试图改良协议时存在缺点,也要维护协议”“撕毁它们只会让世界变得更加危险。”

  法国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表示,面对全球危机,有些人转向了单边主义,然而这种姿势和特征是不可取的。比方美国政府老是挑起问题,奉行单边主义。在全世界需要通过世卫组织独特应对危机时,美国对其一直施压,甚至从国际组织中退出,造成了负面影响。

  “‘退群’是把双刃剑。‘退群’对美国并非只有利益、没有坏处。一是‘退群’严重有损美国的国家信誉;二是退出世卫组织,加剧了美国疫情扩散,退出TPP对美国开展跨太平洋的经贸合作也产生了不利影响,退出伊核协议导致美伊两国关系一触即发;三是‘退群’‘入群’左右摇曳,也加剧了美国两党争斗。”周锡生表示。

  阿根廷天主教大学传授、阿中研讨核心主任帕特里西奥·朱斯托认为,美国政府退出世卫组织的决议对全球抗疫合作产生了负面影响。在疫情肆虐确当下,更需要世卫组织来和谐国际抗疫合作。没有合作,全人类就不可能克服疫情。美国不断把疫情政治化,也使自己处于自我孤立状况。

  《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政府不能掩饰其政府在联合国的孤破。美国攻打世卫组织等主要国际机构,发动“疾速恢复”对伊朗的制裁等,此类措施备受谴责。美国大局部盟友也认为其做法不正当。

  在联合国、G20领导人峰会等多边平台上,世界多国包括美国的盟友纷纭谴责美国的“退群”行为,捍卫多边主义。法新社称,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很多场所强调对多边主义的支持,反对美国的单边主义行径。印尼总统佐科曾表示:“联合国不仅是美国纽约的一座建造,而是代表一个幻想和所有国家的共同许诺,为我们的子孙后辈实现世界和平与繁华。印尼对联合国和多边主义的信心坚韧不拔。”

  观念过时——

  美国不再所向披靡

  “在特朗普时期,我们阅历了四年‘灾害性’的美国外交。”欧盟驻华大使郁白曾公然用“灾害性”形容特朗普政府执政时代的美国外交政策。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妨碍WTO改革的做法都不利于多边主义,没有人会认为美国事多边主义的典型。

  重回多边主义和遵照国际规则,是国际社会对美国的一再呐喊。

  英国《金融时报》刊文称,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美国政府奉行的单边主义和维护主义不仅无助于解决不合,更可能错失全球化带来的历史机会。

  法国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表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多边主义应当得到发挥,而不是被单边主义捣毁。我们要保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并对其进行改造。世界需要改进的多边主义。咱们要采取行为,断定路线,并寻乞降平。这并不是能天上掉馅饼的事,而是需要通过各方面的努力才干实现。

  《时代》周刊援用坦普尔大学东京分校亚洲研究主任杰弗里·金斯顿的观点称:“拜登政府盼望重振被特朗普在外交上的不稳定策略所破坏的美国影响力,宣布美国重返世界,并强调多边主义。”

  疫情当前,各国应团联合作,加强多边主义,共同维护地区和全球公共卫生平安。强调“美国回来了”的拜登政府能不负众望吗?

  对此,国际舆论并不乐观。英国《金融时报》网站8月24日发表题为《拜登的美国觉得迷惑——世界也是如斯》的文章称,从美国的任何处所察看,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差异都是明显的。然而你分开美国海岸越远,这些差别就变得越微小。我们回过火再看看“美国回来了”的口号。民主党是回来了,然而它还能保持多久却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民主党的回归,对于美国的世界角色将象征着什么?世界仍不肯定。人们猜忌连美国自己也不晓得谜底。

  “美国仍然不挽回新冠肺炎疫情失控的局势,仍需治愈特朗普政府留下的众多重大创伤。”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发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可连续发展及健康政策与治理教学杰弗里·萨克斯的文章称,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的对外政策始终基于一个简略的观点:“你要么与我们为伍,要么与我们为敌。美国应该引领,盟国则应该跟随,而反对美国至尊位置的国家将会遭殃。”这个观念当初过期了,美国眼前没有唇齿相依的敌人,也不再引导一个所向无敌的联盟,而且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合作远比抗衡有更多获利。增强合作并非如美国守旧派一再宣称的那样是怯懦和让步。美国和中国都能够从合作中受益无穷:和平扩展的市场、加速提高的技巧、防止新的军备竞赛、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强劲的全球就业复苏以及共同努力抗击气候变更。

  将来,国际社会应如何维护多边合作机制的稳固性和有效性?周锡生认为,一是国际社会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应对美国的强权霸道、胡作非为,弘扬正气,联合抵制美国的霸权行动;二是在国际社会上表露美国不取信用的做法,颁布美国恶劣做法的成果;三是国际社会其他国家要保持多边合作,多开拓多边合作新路,不被美国带偏节奏;四是国际组织当前应增添退出的惩戒机制,加强束缚力。

  记者:贾平常 【编纂: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