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视觉 > 正文

                     忠诚守护雪域天路——记“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

更新时间:2021-08-18

  中新网西宁8月13日电 (郭紫阳)“新时代的中国青年要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己任,增强做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底气,不负时代,不负韶华,不负党和人民的殷切期望!”

  7月1日上午,正在天津参加中级任职培训的杨富祥,和大家一起收看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聆听习主席重要讲话,他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时光倒回至15年前的这天,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全线建成通车。也就是从这天起,武警青海总队官兵担负起了守护天路的重任。现已成为该总队执勤支队执勤二大队大队长的杨富祥,便是其中一员。

  “这次来天津培训,是我离开青藏线时间最长的一次。”15年间,杨富祥则扎根这里,守护着一趟趟列车平安穿行雪域天路。

  扎根——“环境越恶劣,越懂得坚守的意义”

  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六月下大雪,四季穿棉袄。

  青藏高原,雪域昆仑,这里地处可可西里无人区,平均海拔4000多米,自然环境极为恶劣。俯瞰茫茫雪原,一条醒目的黑线翻山越岭向远处延伸。

  青藏铁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承载着四分之三进出藏物资的运输重担,是一条经济线、团结线、幸福线、生态线。守护好她责任重大,使命崇高。

  三岔河特大桥4050米、沱沱河大桥4533米、昆仑山隧道4868米……对于没有到高原地区亲身感受过的人来说,很难理解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

  天气瞬息万变,空气含氧量仅有海平面的60%,稍稍快走两步就会头昏脑胀、胸闷气喘,常常彻夜难以熟睡,普通感冒都可能引发肺气肿、脑水肿,严重时危及生命……

  青藏线上的官兵都清楚,越是身体健壮的人,耗氧量就越大,高原反应就会越强烈。15年前,素质过硬、自信满满、意气风发的杨富祥来到三岔河特大桥巡逻中队任排长。孰料,第一次随队参加巡逻任务,身体就给出了强烈的“反抗信号”。

  心慌气短、胸闷腹胀、疲乏无力,杨富祥想硬撑着坚持走完,可两条腿根本不听使唤,像踩在棉花上,头重脚轻。战友赶紧给他吸上氧气,过了好长时间才缓过劲儿。

  “初来乍到谁都难受,挺过来就好了”“享受谁不会呀,越苦才越能体现咱们的价值呀”“比起当年铁路建设者,我们已经算是很幸福了”……返回的路上,战友七嘴八舌地和杨富祥聊天,希望他能坚持下来。

  那晚,杨富祥静静躺在床上,望着浩瀚的星空,脑海中不断翻涌着当兵的意义、国家的需要、父母的期盼、战友的鼓励……“留下来,坚持下去,不能当逃兵”的信念在自我思想斗争中逐渐清晰而坚定。

  这一留,便是15年。后来,杨富祥又先后调任到沱沱河和昆仑山,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都留在了这雪域昆仑,官兵说他是“青春在云端打转”。

  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守中,杨富祥也慢慢感悟到了坚守的意义。

  列车在经过执勤哨位或是遇到巡逻的官兵时,会鸣笛致意。在不持枪的情况下,官兵会回以敬礼;若持枪,回以注目礼。“有时候,司机还会向我们挥手。”杨富祥说,“每次无声互动,是默契,是感激,也是相互鼓励。”

  奋斗——“用生命践行使命,这不是句空话”

  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的荣誉室内,有两句醒目的红色标语:宁让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

  在这里站两个小时的哨,体力消耗相当于在山下站4个小时。因为氧气不够,身体就像随时负重20公斤。

  为了防止哨兵晕倒,每个哨位旁都立着一个蓝色氧气罐。刚上山的年轻战士一边戴着输氧管吸氧,一边手握钢枪站哨执勤,是很常见的画面。

  “有人说,在这里服役,躺着都是一种奉献。问题是,躺着怎么能打胜仗呢?”杨富祥摇摇头说。多年来,他的发际线渐渐后移,今年还不到40岁,却曾有好几回被问“快五十了吧”。掉头发、嘴唇发紫、双颊变红,这是高原刻在每名官兵身上的岁月印记。

  长期处于缺氧环境,人体各种机能会受到不可逆的损害,尤其是呼吸和循环系统更为明显。这些年,杨富祥逐渐患上慢性高原红细胞增多、慢性高原病混合症、痛风和类风湿等多种高原性疾病,抽屉里药品种类越来越多,每天光吃药就得一小把。

  不把吃苦当成绩,不用同情换荣誉。杨富祥深知,即便是环境再恶劣、条件再艰苦、身患疾病再多,都不能成为完成不了任务的理由。

  2014年夏天,因突降暴雨,昆仑山隧道北出口发生严重的山体滑坡,落石泥沙俱下,将铁轨掩埋了20多米。此时距离下一趟列车经过还剩下不到1小时。

  时间就是生命,情况万分紧急。杨富祥不顾可能被落石砸伤的危险,和官兵肩扛手抬,徒手清理沙石,拼命与时间赛跑。仅用20分钟就顺利排除了险情,这才发现大家的手都是血淋淋的。

  “我们的使命就是守护天路,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们拼了命也要上。”虽然杨富祥嘴上总是这样鼓舞官兵,激发战斗精神,强化军人血性,但他内心很清楚,高原练兵必须注重科学合理,否则极易发生安全事故,甚至有可能危及官兵生命。

  体能是战斗力生成的基础,心肺功能是高原体能训练的关键。杨富祥常常就如何提高心肺功能的话题,向总队医院医生请教,和官兵共同研讨。起初,他们利用吹气球、水里憋气等进行训练。现在,每个中队都建起了训练馆,各类训练设备一应俱全,官兵的抗缺氧能力和身体素质逐步提升。

  “体能再好,能比得过野牦牛吗?”经历过那次野牦牛误闯铁道事件后,杨富祥反思提出了这个问题。

  一次沿线巡逻途中,一头受惊的野牦牛突然撞破护栏,闯入铁道,发疯似的在铁轨上四处乱窜,而此时一列货车正从远处疾驰而来。危急时刻,带队的杨富祥迅速带领战士冲过去与野牦牛展开周旋,一口气轰了好几次,才及时将这头倔强的野牦牛赶出铁道。

  可放松下来的一瞬间,杨富祥就因剧烈运动呼吸困难,顿感天旋地转,晕倒在地。过了好一阵子,他才苏醒过来,长舒一口气说:“幸亏把牦牛赶跑了!”随后他慢慢站起来,重新加入巡逻的队伍。

  “这里毕竟是高原,能‘智取’咱们就不‘硬刚’。”杨富祥的训练理念得到官兵的一致认同。在维持基础体能训练的同时,杨富祥主张“巧训”。比如,针对野生动物冲撞防护网,他带着官兵学习了解各种动物习性、请教相关领域专家,摸索出食物引诱、绳圈陷阱、生烟驱逐等方式。

  一身铁骨,热血满腔。15年间,杨富祥带领官兵累计巡逻3万多公里,排除各类险情100余次,守护15万多趟列车安全通行。

  爱兵——“我带的兵还没有一人主动申请调离”

  “来,尝尝我做的酸辣里脊,这可是道青海名菜呢!”

  海拔4868米的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2号哨,武警部队海拔最高的固定执勤哨位。去年除夕,杨富祥来到这里和几名官兵一起过年,大家对他的厨艺赞不绝口。15年间,杨富祥回家过春节的次数屈指可数。

  “爱兵就要和兵在一起。”担任大队长后,杨富祥和教导员彭涛商量,所属中队距离很远、很分散,他们俩便分开实行“周住一队、月轮一圈”的办法,走进兵中、贴近兵心。

  无人区巡逻执勤,暗坑雪窝、狂风暴雪随时都威胁着官兵的安全。2017年隆冬的一个清晨,杨富祥带领官兵全副武装,顶着刺骨的寒风,踩着没膝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踏上了每天例行的巡逻路。

  突然,战士唐永强脚下一滑,身体被狂风吹得向后倒去,眼看就要滚下山坡。杨富祥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小唐,自己却因惯性摔倒,眼角被裸露的利石划出了一道口子。血刚冒出来,立即凝固了。

  卫生员正准备为杨富祥处理伤口,他却连连摆手:“回去再说,这风越来越大,要抓紧走完所有巡逻点!”说完,他又带领战士迎风冒雪向前进发。

  了解杨富祥的官兵都说,他对官兵的“爱”是非常讲原则的。战士伏旭峰入伍10年了,他评价杨富祥:危急时刻敢豁命,严格训练不讲情,平日相处像亲哥。“就拿称呼来说吧,工作训练中所有人必须正规地称呼姓名职务,平日生活中,大家不管是喊他老杨,还是祥哥,他都特别开心。”

  工作要一丝不苟,生活要无微不至。为了让官兵安心服役,这些年杨富祥做出了很多努力。

  刚上勤的前几年,几处营区都只是干巴巴的房子和围墙,就一个字:荒。杨富祥总琢磨,如何让营区变得更温馨?

  那时条件有限,唯一充足的就是石头。杨富祥就和官兵捡来各种各样的石头,买来各色油漆,在大块石头上书写“忠诚”“坚守”“责任”等文字,把小块石头涂上颜色,在山坡上拼出党旗、祖国版图等造型。

  绿色象征着希望,人对绿色有着天生的渴望。不过,无人区里几乎见不到一棵树,连野草都难以生长。杨富祥偏偏不信这个邪,每年开春,他就和官兵翻土松地,浇透水后再从山下运来新土,掺入牛羊粪铺在最上层,然后栽种树苗。

  即便如此,树苗的成活率仍然很低,但他们每年都会坚持补种。

  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如今,海拔较低的三岔河已经有成片的白杨、红柳、榆树成活。每到夏天,郁郁葱葱的,成了官兵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前些年,在上级的指导帮助下,集产菜、休闲、娱乐、赏绿等功能于一体的生态温室落户各个营区,沱沱河和昆仑山的官兵也见到了绿色。

  那段时间,杨富祥带着官兵规划温室内部用地、钻研各类蔬菜瓜果种植技术,忙得不亦乐乎。

  随着各类绿植的旺盛生长,生态温室成了天然氧吧。业余时间,杨富祥和大家一起在这里读书看报、下棋听歌,还定期举办摄影展、故事会等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活动。

  “你内心充满希望,官兵内心就会充满希望。”杨富祥说,最令他感到骄傲的是,他带的兵还没有一人主动申请调离青藏线。(完) 【编辑:朱延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