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乡村 > 正文

                     新东方计划裁员超过4万人 小学、初中学科业务将

更新时间:2021-09-26

  【新东方计划裁员超过4万人 小学、初中学科业务将基本关停】9 月 17 日上午十点的新东方高管会议上,创始人、董事长俞敏洪宣布,秋季课程结束后将停止小学和初中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各个城市接下来也将逐步关闭教学点。这意味着,新东方将放弃最重要的营收来源。俞敏洪在内部说,原本的计划是在8月底裁员4万人,但截止9月中旬裁员还不到1万人。一位参与会议的高管表示,到年底裁员人数将超过4万人。两位新东方人士表示,今年年初新东方整体人数在10万人左右。

  《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9 月 17 日上午十点的新东方高管会议上,创始人、董事长俞敏洪宣布,秋季课程结束后将停止小学和初中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各个城市接下来也将逐步关闭教学点。

  这意味着,将放弃最重要的营收来源——瑞银 7 月底的研究报告称,中小学课后辅导业务占2021 财年的 80% 的收入。在过去 5 个财年中,中小学报名人数在总体人数中占比不断提升,2020 财年已经占到 90.7%。

  这家老牌教育公司在 28 年前成立,最早为大学生提供留学培训。不过从 2017 年开始,新东方中小学业务营收占总营收就已经超过 50%,中国中小学家长的焦虑情绪上不仅长出了市值曾高达 580 亿美元的好未来,也让新东方在增长放缓的成人教育市场之外,找到了大市场。

  但这些都已经成为历史。俞敏洪以上高管会上称,决定收缩小初的线下业务,主要是因为时间和价格限制,在现在的政策环境下,“调整迫在眉睫”。俞敏洪态度坦然,鼓励各地分校校长积极尝试素质等新方向,“大不了尝试所有业务都失败了,新东方账上没钱了,我们喝顿大酒就散伙。”

  7 月以来,多项限制校外培训行业的政策陆续下发。小初阶段学科业务周末及节假日不能上课,意味着新东方、这类有大量线下门店的机构难以维系目前的规模。且北京市在 9 月 15 日下发通知,要求小初阶段学科类教育机构在年底前转为非营利性机构,意味着这类机构接下来盈余都只能用来办学。

  伴随业务收缩而来的就是裁员。俞敏洪在内部说,原本的计划是在 8 月底裁员 4 万人,但截止 9 月中旬裁员还不到 1 万人。一位参与会议的高管表示,到年底裁员人数将超过 4 万人。两位新东方人士表示,今年年初新东方整体人数在 10 万人左右。

  一位新东方老师在内部文件中写到,“秋季课程是重中之重,没有续班任务了。把学生教好,送好最后一程。”

  新东方在每个进入的城市设一个校区,下辖多个教学点。校区根据每财年的营收和利润评定等级。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秋季课程结束之后,新东方将逐步关闭 B 级校区以下小区的小学、初中学科业务,在此之前B级及以上校区至少保留一个教学点,消耗完存量课程,就开始逐步退费。

  超 A 级:2020 财年营收高于 15 亿元或利润高于 3.75 亿元。共 2 所,位于北京、杭州。

  A 级:2020 财年营收高于 6 亿元或利润高于 1.5 亿元。共 11 所,西安、上海、南京、广州等。

  B 级:2020 财年营收高于 2 亿元或利润高于 5000 万元。共 12 所,成都、长沙、天津、太原等。

  C 级:2020 财年收入高于 5000 万元或者利润高于 1250 万元。共 16 所,云南、石家庄、洛阳、哈尔滨等。

  D 级:2020 财年收入低于 5000 万元且利润低于 1250 万元。共 19 所,南通、吉林、潍坊、珠海等。

  不过,即使是 A、B 级别分校,也已经开始关闭教学点。一位新东方人士表示,营收较高的南京、广州等地也关闭了 10-20 个教学点,其他多地教学点也开始陆续退租,营收排在末尾的教学点将被关闭。

  旗下学而思培优同样开始关闭教学点。据《21 世纪经济报道》,北京学而思培优 155 个教学点只剩 53 个,正常开课的只有 26 个。据截止今年 2 月 28 日的财报,北京、上海等五个城市为学而思培优小班贡献了最多营收,占总营收 55%。

  一位学而思培优分校人士表示,目前关闭的教学点部分是去年新开的教学点,尚未拿到办学许可证,而现在要办下来就更难,不如直接关闭。

  另一位学而思培优人士说,以往仅周末两天就可以排 10 个学科类课时。但根据新的规范,线下教学点周末不能开学科课程,只能周中晚间开 5 个课时,“经济模型会难看很多。”

  《晚点LatePost》了解到,学而思培优内部近期定下目标,在今年秋季课程结束之后,将把小学、初中的学科类课程全部转到线 人的在线 人的在线大班课,只在周中上课。

  新东方尚未明确小初学科业务调整方向,不过此前地方分校已经开始转型线上。例如推出一对一的录播课程,不过目前政策对录播课程尚无明确规定,难说完全没有政策风险。

  一位分校员工表示,这样的课程主要面向初中生,由老师一对一为学生录制,针对学生的薄弱点进行讲解,还会在课程中多次提及学生名字,尽力让学生保持专注,但录播视频互动性不如直播,学习效果可能打折。

  新东方开始在线 年新东方就从剥离了在线业务,以控股形式成立了新东方在线——猿辅导、作业帮等后来的在线教育巨头当时尚未成立。但俞敏洪对在线教育的投入一直持谨慎态度。

  2019 年港股上市前,一直需要背盈利指标。一位前高管说,“那时候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2020 年,在线教育进入融资最狂热的一年,超过 500 亿元风险投资涌入了这一赛道,猿辅导、作业帮两家公司拿走了市场上 80% 以上的融资,它们每季度都花费数亿元投放广告。

  相对头部教育公司,俞敏洪依然克制,2020 年底他在自己的公众号上说,“大家都觉得新东方已经 out 了,在在线领域再也没有机会。而我自己也有点判断不清,最后唯一能做的就是捂好钱袋子,尽量别引火烧身。”

  但新东方在线.8% 都用来作为销售和营销开支,净亏损达到 16.6 亿元,比全年营收还多 2 亿多元。

  疫情让新东方不得不重视线上业务:海外留学业务营收持续下滑,中小学生逐渐形成在线上课的习惯。新东方也从 2020 年开始将重点转向 OMO 模式。

  俞敏洪曾解释,OMO 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教学场景仍为线下,通过在线布置和批改课程作业的方式来实现 OMO;未来的 OMO2.0 则是将地面课程的一部分搬到线上,把在线授课、地面授课以及课前预习、课后作业等环节连接到一起,实现线上线下无障碍打通。

  俞敏洪在去年 4 月公开表示,3 年以后新东方线下与线上的业务体量比例可能达到 3:1 左右。

  疫情期间新东方所谓的 OMO 模式,只是将无法在线下上课的学生转到了线上的 “云教室”,并开设了在线本地化网课;疫情缓解后,部分学生从线上回到了线下教室,在线本地化网课和线下课程内容也相对独立,很难说已经深度融合。

  不过,OMO 模式目前在整体营收中占比也不大。新东方执行总裁、首席财务官杨志辉在 4 月的财报会中提到,新东方 OMO 在线课程业务占总营收比例不足 10%,但将发展成为营收增长的主要业务。相比之下,2020 年 8 月,好未来在线课程收入就已经占总营收的 40%。

  两位新东方人士说,因为新东方在线上业务转型更晚、投入更少,目前要全部转型线上并不容易,“各地校长们都已经习惯了有线下业务这只现金牛。”

  9 月 10 日,教育部印发通知,将对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实施事前审批制度,不符合条件的不予发放办学许可证——此前的备案制为事后审批,企业提交相关信息材料后,不用经过长时间等待,主管部门办理备案手续后,即直接核发资质,后续再审核。

  “从出国到中小学,新东方曾经历过重生,接下来也希望大家继续发扬这种精神。” 在 9 月 17 日的高管会上,俞敏洪鼓励各地校长积极尝试,不论是素质教育还是托管中心,都试试看哪种能跑通,“反正新东方账上还有钱。”

  新东方北京分校从 6 月开始就成立了素质教育成长中心,下设艺术创作、人文发展、语商素质、自然科创、智体运动、家庭教育六个板块。根据各个分校的官方公众号,郑州、南京、天津等 A、B 级分校等也在 8 月陆续成立了素质教育中心,设置了美术、编程、机器人、口才等课程,也有多地分校尚未来得及筹建,如淮安、惠州等 D 级分校。

  一位新东方人士表示,新东方做新业务都是有一个地方跑通新模式,其他分校校长学习经验。此次各地上线素质类课程也是如此。“分校都需要完成业绩指标,今年尽管会调低,但大家还是要努力自救。”

  新东方还和此前入股的素质教育公司合作,共同开发科学、美术、音乐等素质课程,卖给公立校,并参与分成,一位接近新东方人士说,“以前他们觉得这块业务太小太慢,现在觉得这也是机会。”

  另一个重点方向是成人教育——此前多地分校校长将增长放缓的成人业务视为 “包袱”,希望专注中小学学科业务,新东方才在去年年中成立成人事业部,拆分出来发展。

  2020 财年,新东方超过九成学员报名中小学辅导课程,而备考课程和语言培训课程的报名人数只占总人数的 9.2%。

  在今年 9 月初的一场全员会议中,俞敏洪情绪高昂地告诉员工,“接下来大学教育的同学要努力,我们会重点做。”

  一位成人教育业务员工说,这个市场相对分散,本是蓝海,巨头都入场后就成了血海,“但还是要做”。

  此外,新东方还在总部探索用代理方式卖讯飞学习机。使用学习机,学生可以付费购买、学习新东方的课程,并通过科大讯飞提供的 AI 技术进行口语训练、作业批改、错题整理等。

  俞敏洪甚至还想过用直播带货的思路卖课。在 9 月 17 号的高管会上,俞敏洪说,“薇娅一年能卖一百多个亿,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

  新东方在 2021 财年的前 9 个月,净营收有 30.6 亿美元。按照瑞银推算,中小学业务占 80%,即营收也刚超过 150 亿元。而淘宝电商主播薇娅曾在接受媒体时说,她 2019 年一年就能直播卖出 100 亿元商品。

  9 月开始,淘宝、抖音、快手等平台陆续下架中小学学科培训课程商品。抖音官方回复商家称,平台会对教育类目下的学前辅导、小学辅导、初中辅导、高中辅导四个细分品类下的商品采取限制短视频挂车以及直播挂车的处置措施,提及类目下的商品将无法在短视频以及直播中挂车售卖。

  一位参与高管会议人士称,尽管目前内部仍未确定哪条路一定能让新东方转型成功,但可以确定的是,只要贴着用户需求走,总还是有生存空间,“退一步讲,只要有客户关系在,哪怕转型卖手机也好转。”